荣耀女神的胸

高一的累成狗,不会画画不会写文只会吃粮。。。

曾经喜欢过,偷偷的接近又默默地走远,其实我就是个胆小鬼到最后连句喜欢都没有说出来。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又突兀的离开,走的很远很远,看了很多很多。
大唐的江山很美,纯阳的雪也很美。万里晴昼海,我在万年龟那里卡任务卡了半天,你在山崖上打坐围观了我半天,被没刷新万年龟尸体埋没的我最后终于忍不住去找你求助了,从此我就有了一个师父,第一个,师父。
记得那次阅兵,我借了别人的号,到纯阳去看,人群中我不能说一眼看到吧,但是在海鳗聚焦的时候我真的有种跨过万水千山,穿过人山人海只为看你一眼,然后,一眼万年。阴山大草原,在看到令狐伤和苏曼莎的故事时,我的心跳漏了一拍,师父,徒弟,真好。
在白帝城,美人图,我笨拙的操作,听着...

不可言

  • 若为此生,不知几何,既望来路,亦寻去路

战场向来无情,它既体现人情冷暖,又表现了人命的脆弱。战火燎原,烟尘滚滚,乌云蔽日,满目尽是横尸。所有人的耳中都是金戈交击与铁马嘶鸣的声音,又有谁能听到呜咽。

医者们在战场上来回穿梭,救治伤员。医者父母心,但是这个战场谁又能怜悯谁,医者不得不一手救人,一手杀人。顾玉柚一边反手用笔割开一名狼牙军的咽喉,一边给一个奄奄一息的天策军扎一记长针。匆匆给那个天策灌下止血散,包扎好伤口,顾玉柚又执笔冲向战场。

“小心!”顾玉柚从一名狼牙军刀下扯过重伤的明教弟子,以身相护,左肩被砍了一刀。附近的一个道长见状帮忙将狼牙军放到,一个镇山河将受伤的二人罩住。“...

致叶修:
     展信好!说实话有好多话想和你说,今天是你的生日,先祝福你生日快乐!
      这是我认识你,你的第二个生日了。不知不觉两年已经过去了,当我打开书的扉页,一字一句的读过,似乎有什么在心中生根发芽了,然后时间浇灌,长成参天大树。我喜欢你,简单说就四个字,详细说也不过百来字,但是我觉得再多的字都无法表达我心中的感受。
     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,你的出现照亮了我是世界,你的嘲讽,你的懒散,都被你的温柔,你的坚持,你的所有优点掩盖。
 ...

丝路驼铃声依旧
却叹故人音已销
凭栏处,羌曲歇
玉门关外沙满天
红嫁衣,绿玉珏
红妆阑干酒入咽
叹只叹,千百年
海市蜃楼曾遇见
恨只恨,年华过
金销白骨我依待
——黑塔利亚【丝路】

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黑塔利亚写短文,退了,江湖再见

我曾经在这里遇见最好的他和他

我有一套舍不得读完的书,有一次舍不得放弃的初恋

长白山上重拾初心,此生无悔入盗笔

© 荣耀女神的胸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