荣耀女神的胸

高一的累成狗,不会画画不会写文只会吃粮。。。

曾经喜欢过,偷偷的接近又默默地走远,其实我就是个胆小鬼到最后连句喜欢都没有说出来。就这样突兀的出现又突兀的离开,走的很远很远,看了很多很多。
大唐的江山很美,纯阳的雪也很美。万里晴昼海,我在万年龟那里卡任务卡了半天,你在山崖上打坐围观了我半天,被没刷新万年龟尸体埋没的我最后终于忍不住去找你求助了,从此我就有了一个师父,第一个,师父。
记得那次阅兵,我借了别人的号,到纯阳去看,人群中我不能说一眼看到吧,但是在海鳗聚焦的时候我真的有种跨过万水千山,穿过人山人海只为看你一眼,然后,一眼万年。阴山大草原,在看到令狐伤和苏曼莎的故事时,我的心跳漏了一拍,师父,徒弟,真好。
在白帝城,美人图,我笨拙的操作,听着耳麦中你的声音,心跳很快很快。然后手底下一抖坑了一大群人,当时囧的不得了,在你叹息的时候偷偷难过了一下,最后在你的带领下我走完了整个美人图的任务,从此之后白帝城和美人图成了我在剑三中最熟悉的地图和任务,在那之后我还蹲在地图上的楼上指挥别人走完美人图。那个人就是那个唐门。
开学前七夕节,我邀请你一起做情侣任务,你说你要和师娘一起做任务,嗯,我才知道你有女朋友,于是我就收敛了些和那个炮哥做了任务,炮哥就成了我列表中好感度最高的。我的姻缘草也给了炮哥
再后来。。。好像就也没有再后来了,我觉得故事到这也该结束了
你说不要再和你发消息了,你女朋友会误会,我心空落了半截,我抖着手发了好,最后我学校补课,我回到了学校从此和外界断了联系
好了好了都结束了,从此之后我就一人在江湖游荡了。这条说说我屏蔽了你,而且定了定时删除,所以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,所以看的亲看看就好求不转

不可言

  • 若为此生,不知几何,既望来路,亦寻去路

战场向来无情,它既体现人情冷暖,又表现了人命的脆弱。战火燎原,烟尘滚滚,乌云蔽日,满目尽是横尸。所有人的耳中都是金戈交击与铁马嘶鸣的声音,又有谁能听到呜咽。

医者们在战场上来回穿梭,救治伤员。医者父母心,但是这个战场谁又能怜悯谁,医者不得不一手救人,一手杀人。顾玉柚一边反手用笔割开一名狼牙军的咽喉,一边给一个奄奄一息的天策军扎一记长针。匆匆给那个天策灌下止血散,包扎好伤口,顾玉柚又执笔冲向战场。

“小心!”顾玉柚从一名狼牙军刀下扯过重伤的明教弟子,以身相护,左肩被砍了一刀。附近的一个道长见状帮忙将狼牙军放到,一个镇山河将受伤的二人罩住。“多谢道长!”顾玉柚拱手朗声说到。

顾玉柚有条不紊的处理好明教弟子的伤口,自己站起来肩头的热血不断的向外涌,眼前发黑,脚下踉跄。裴元想要过来,却被狼牙军缠住。缓过来的明教弟子扶住顾玉柚,给她灌了一瓶止血散,又撕下袖子上的一块布给简单缠了两下。顾玉柚又给自己扎了一记长针,打了一记清心静气,才算缓过气来。

“陆炎冥”顾玉柚闻言愣了一下,有点不明所以,那明教弟子拉了拉兜帽问:“你叫什么?”

“顾玉柚”陆炎冥看着有点傻乎乎的姑娘,扯了扯嘴角,隐身,隐匿在那混乱的战场上。

根本没时间傻站,顾玉柚又重回沙场救人了。刚吊住一名藏剑弟子一口气,正在处理伤口,藏剑弟子冷不丁猛拉了一下顾玉柚的衣襟,一个不稳,顾玉柚倒了下去,恰好伏在藏剑弟子胸口的伤口上,新的纱布又泅出了鲜血。未等顾玉柚反应过来,箭雨破空的声音让她惊出了一身冷汗。

待这一波箭雨过后,顾玉柚赶忙站起来,检查藏剑又裂开的伤口,匆匆处理好后,藏剑揉揉她的头。顾玉柚忙的只能点头示意一下,就跑向下一个伤员身边了。她并没有发现自己戴在头上的用来证明身份的玉牌不见了,也没有发现自己手腕上的银铃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。取而代之的是挂在腰间的金牌和别在袖口的蓝宝石别针。

不知道多久之后,战场上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你们万人长阿布吉安的头颅在此,还不速速投降!”那声音在杀声震天的战场上依然清晰。狼牙军一时间群龙无手,负隅顽抗了一阵,便鸣金收兵了。

待狼牙军溃逃后,唐军又追了一段,本着穷寇莫追的道理,就也退兵了,回营休息了。唯有有治疗心法的门派弟子在战场上救人。

顾玉柚和师兄师姐们一直忙到日暮西山才“打扫”好万花负责的区域。夕阳西下,师兄师姐们或扶或抬着伤员慢慢向营地走。只有顾玉柚和其他几个孩子亦步亦趋的跟着队伍,其中一个带着纱笠低头走在最尾。

经过长歌门负责的区域时,一个琴萝背着一把古朴的琴泛着幽幽青光,与一个琴太相护扶持,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,她叫住顾玉柚:“小柚子你没事吧?”琴萝担忧的望着小伙伴。

“没事,我可是万花弟子,这点小伤过两天就能好。(>ω・* )ノ”顾玉柚不在乎的挥挥手“倒是你和阡聆没事吧?要不要我帮忙处理一下?”

这时长歌门领头的大师兄呼了一声:“杨笑笑,杨阡聆,走了。”闻言琴萝只好跟上,临走前对着带着纱笠的人点了一下头,那人也只是点头回应了一下。

“杨浩宇你急什么,赶着投胎啊!”杨笑笑向杨浩宇喊了一声,“姐,再这样暴躁,小心师兄去师父那里告状。”杨阡聆悄悄的向自己的姐姐说道。

“不虚!”虽然这么说但是杨笑笑的声音还是低了下去。“不虚?不知道哪个傻莫问上战场前把自己的琴中剑都忘带了,被狼牙军追的上蹿下跳,最后还被砍了一刀的?”杨浩宇站在自己小小的师妹旁边,冷嘲热讽。“李白师父有时候不也会喝假酒嘛……”(꒪Д꒪)ノ

见两人这样,顾玉柚默默扶过杨阡聆走来了,就留两个人在那里折腾。“我一直很好奇你姐姐和杨前辈到底差多少岁”

杨阡聆沉吟了一下,才说:“其实姐和师兄一样大了,不过小了几个月罢了,只是因为内力的缘故所以一直保持着年轻的模样。”(:3_ヽ)

!!听到这话顾玉柚迅速和他拉开距离:“你不会也是一个童颜前辈吧?”!!!∑(゚Д゚ノ)ノ

杨阡聆哭笑不得“不是,我与你差不多年岁,我也的的确确小了我姐六岁。”说完伸出手,右手上的银制义甲。上面刻着姓名和生辰八字。

顾玉柚看了看“诶,的确诶,就比我大了一岁,呐,给你看我的牌子。”

但是一摸鬓间玉牌不见了,“我的牌子呢?”一时间花萝急了,左摸右摸,随声携带的锦囊也翻了底朝天,“QAQ不见了。”顾玉柚泪眼汪汪地看着琴太。

夕阳的余晖颜色温暖照耀在那两件多出来的饰品上,一阵流光溢彩,杨阡聆眯着眼睛看了一下,“那是什么?”说着义甲轻轻敲了一下袖子上和腰间的物什。

顾玉柚看了一下更伤心了“沈师兄送的铃铛也不见了QAQ”介于萝莉与少女之间的顾玉柚大有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。

“别哭别哭,你的腰牌和袖扣不是还在吗。”一向温柔的杨阡聆立刻送上手绢安慰道。

顾玉柚把这两样东西解下来捧在手中“可是这些东西都不是我的。(つД`)”走在前面的沈江也回过了头来看了一眼,杨阡聆也凑上来看金牌是藏剑的纹章,反面是工整的文字“叶玖歌”而这个所谓的袖扣有点像明教弟子衣服上的饰品。

“叶玖歌?残雪门下首徒的腰牌怎么会在你这”





怎么说呢,剑三我已近是半A 的状态了吧,这个还是我平时在学校里写的手稿,攒了有好多但是都没有打成电子稿。可能是夙愿,也可能是同学的怂恿,总之鼓足勇气发上来博君一笑,如果有不好的地方望君谅解,请轻轻鞭打,毕竟我只是一个可爱的奶妈(*/ω\*)


致叶修:
     展信好!说实话有好多话想和你说,今天是你的生日,先祝福你生日快乐!
      这是我认识你,你的第二个生日了。不知不觉两年已经过去了,当我打开书的扉页,一字一句的读过,似乎有什么在心中生根发芽了,然后时间浇灌,长成参天大树。我喜欢你,简单说就四个字,详细说也不过百来字,但是我觉得再多的字都无法表达我心中的感受。
      在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候,你的出现照亮了我是世界,你的嘲讽,你的懒散,都被你的温柔,你的坚持,你的所有优点掩盖。
        现在不只是书中你的荣耀商业化了,书外的世界,我们因你而生的荣耀也开始商业化了。一次次你的名义被他人借来获利,粉丝的心都少都有点难过,为你不平。你温柔以待这个世界,但是这个世界却无法温柔待你。
       我希望我能把世界上所有最好的东西都捧到你的面前。看你的眼睛里盛满最闪亮的星子!

丝路驼铃声依旧
却叹故人音已销
凭栏处,羌曲歇
玉门关外沙满天
红嫁衣,绿玉珏
红妆阑干酒入咽
叹只叹,千百年
海市蜃楼曾遇见
恨只恨,年华过
金销白骨我依待
——黑塔利亚【丝路】

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为黑塔利亚写短文,退了,江湖再见

我曾经在这里遇见最好的他和他

我有一套舍不得读完的书,有一次舍不得放弃的初恋

长白山上重拾初心,此生无悔入盗笔